有人吹牛逼,我只会考虑相不相信。为什么要去说他呢?

笔者在长沙,提前几天看了下排片,长沙这座城市,《燃点》排片只有短短几天,1-2天吧,而且都是在人迹罕至的小影院。买到就是赚到。于是,我和这不电影的缘分就此开始。

我不明白为什么选择了一张这个和电影毫不相干的图片,就是想放出来。

一部基于真实故事的电影,或者说它就是现实本身?

有点像《我不是药神》,也在讲人们的“痛点”——如果对生活不满,你有没有勇气改变它。

尽管创业的过程充满艰辛,且最终成功的几率非常之低,但为了这1%的机会,他们愿意奋不顾身,哪怕剩下的99%都是那些让他们想要躲起来或干脆去死的时刻。

因为理想主义者是无可救药的,如果他被扔出了他的天堂,他会再制造出一个理想的地狱。

......

创业难,拍纪录片难,要拍好创业纪录片也很难。坦白说,在这个热点24小时就被抛弃的年代,要花两年用最慢最难的手法去做一部纪录片挺傻的。有人说这就像,“明明可以用海底捞外卖搞定一顿家宴,却非要提前一天去菜市场买活鸡和棒骨熬煮高汤,次日手工炒底料做一顿火锅款待客人。”

这大概就是创业,也很像人生,你面前摆着一些选择,也许多也许不多,但你觉得正确的那个,往往是最艰难的那个。

其中既有罗永浩、傅盛这样的科技企业大佬;也有papi、马薇薇这样的内容领域新秀。

对于前者,我只有纯然的欣赏和由衷的敬服,毕竟他们是春秋鼎盛的70后,是这个社会的中流砥柱;而对于后者,我的情感就比较复杂,马薇薇的《奇葩说》等我都是从头开始追的,眼看着她俩一点点火起来,心里很微妙。

本来,我一向没有偶像情结,也不追捧明星,却唯独羡慕马薇薇这种人——他们和我年龄相仿,背景相似,奋斗的领域也差不多,结果人家比我成功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
尤其是各种媒体酷爱搞个大新闻,动不动就是90后企业家,估值3个亿云云,看得愈加让人心烦,大有“你的同龄人都在抛弃你”的架势。

当然,我心里也知道,许多的头衔和光环都是炒作,走上创业路就注定要承受煎熬炙烤,当投资人、合伙人、同事员工、普罗大众都快把你逼到“燃点”,你自己内心是否有达到自己的“燃点”?这大概就是电影《燃点》所要表达的。

去掉那些耸动视听的标签,不管那些五花八门的数据,《燃点》只是安安静静呈现一个个跃动着的,不愿停息的生命。

我头一次看到清汤挂面的papi,脸上带着短视频里从没见过的疲惫。难以想象,这个“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女子”也不得不放下轻松调侃的口吻,去诚恳地阐释自己,去日以继夜地和团队沟通,甚至也能板起脸来训斥员工。

从自己拍着视频玩,再到一整个MCN机构的联合创始人,她说她自己是被逼着去干许多事。

我想,我们这一代人或多或少都受到张爱玲那句“成名要趁早”的影响,憧憬着在最好的年纪收获最多的风光。而《燃点》并不试图做什么评判,只是把风光背后的真实人生原原本本展示给你看。

其中几多代价,几多痛苦。看电影的过程中反复在心里掂量;结尾,我终于释然,终于又能平静地看待那些创业的年轻人,没有豪言壮语和励志鸡汤,有的只是和普通人一样的梦想,不一定多高大上,或许是买套房,或许是给父母争光,或许是真的喜欢做这件事。

罗永浩在《燃点》里说,我不是为了挣钱,不是为了面子,就是喜欢,否则是撑不下去的。

我真的相信了。

电影《燃点》首次拍下了创业者真正的生活,这其中有泪点也有燃点。

其中,有人为了几毛钱的电费跟女朋友斤斤计较,有人每天都累急眼以至于夜夜打呼,有人几乎抽不出时间来陪伴家人以至于亲子关系若即若离……

在通往更高处的路上,他们面临着一次又一次的选择,一次又一次的割舍,最终活成了今天的模样。他们到底为了什么?——这是一群人的励志故事对这个时代的一次追问。

罗永浩(锤子科技罗永浩饰演),是他大起大落的一年。2017年,他在深圳发布了新款手机。在此之前,他的公司马上就要破产的新闻正随风四起。

他看起来确实有点不太顺利。新的投资没有着落,在最艰难的时候他去好朋友唐岩(陌陌科技唐岩饰演)的公司做直播,去知识付费平台写作,他把天价酬劳全部投到公司。他在社交网络上不可一世,但他也有自己的困惑。他设想中最想死的时候是——如果有一天,他要去面对跟随他的那些员工,以及那些员工背后所代表的家庭,说:“我尽力了,可是我发不出工资了,你们回家吧。”

所幸他最后挺了过来,他拿到了融资,发布了更多的新产品,完完全全的新产品——虽然这背后又带来了一波褒贬不一的热潮。

他不一定被所有人喜欢,但他坚信:“不被嘲笑的愿望是不值得去实现的。”

戴威(ofo小黄车戴威饰演)也经历了他的特别时刻,从白手起家到估值过百亿人民币,戴威和ofo花了三年;而从鲜花满身到质疑重重,只需要6个月。电影拍摄了他12个月,包括他最为关键的这6个月

“在ofo的去路上,到处都是巨头的身影。在普遍认为必须在AT间站队一家的今天,ofo显得如此异类”,知名媒体36氪评价说,倔强的戴威,一直撑到现在,这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。

罗辑思维撤资后,舆论的核心关注点都是唱衰和质疑。papi(papitube papi饰演)认识到个人IP并不能长期活下去,只有靠机构化运营平台才能保持生命力,但她怎么改变所有人对她的预期呢?

papi在2017年的秋天回了一趟上海,她住在父母家,那是一栋没有电梯的居民楼,房间很旧很小。她望着对面的高楼大厦说,“我小时候经常想着等我长大之后有钱了,就给父母买有电梯的新房子。后来我才明白,长大和有钱之间,并没有关系。”

马薇薇(米果文化马薇薇饰演)作为内容生产者也经历着同样的瓶颈。她是一个焦虑体质的人,时刻把创业挂在嘴上,严重的失眠症长期困扰着她。她说创业是为了实现财务自由。她不希望她珍视的人,有一天生了重病,她却没有能力保护他们。

金星(新氧科技金星饰演)也是因为想要改变自己的生活环境,而投身创业。他本身和他所处的行业正代表了今天的两股现实热潮——“男人创业,女人整形”。

他需要一路向前,把所有的销售数据乘以量级去推动增长,同时他正在寻求家庭与事业的平衡。他最初选择创业的初心是为了让家人生活得更好,可是时间的分配却让他离家人越来越远。

这是大部分创业者会遇到的问题,他们有时候会愧疚,但也只能愧疚。英国风险投资公司BGF Ventures与市场研究公司Streetbees做了一个500个创业者的调查,数据显示:创业文化往往推崇长时间工作,创业公司确确实实是这样做的,仅有9%的创始人每周工作时长低于35小时。在另一方面,7%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每周工作时长超过80小时。

与此同时,高达70%的人表示,相比打工,创业要做的事要多得多;另有10%表示工作量相对而言变少了;此外,53%的人表示他们基本上一直在工作,没有休假。

这些创业者是为了钱吗?可能,但又绝不仅止于此。用唐岩的话说,“不是说钱不好,但钱有点平凡。”

傅盛(猎豹移动傅盛饰演)很少把他的焦虑展示给外人。他在准备他的AI机器人与智能设备水立方发布会,傅盛说,“创业就像是一个人的夜路,会面临很多困难,不知道跟谁倾诉,甚至都不能表现出来。如果告诉员工,员工会丧失斗志;如果对家人说,家人会劝你干脆别这么累;如果反映给投资人,投资人早吓跑了。”

在赴纽交所上市三年后,理论上可以以成功者姿态自居的傅盛选择了重新出发。他完全有更轻松的选择,比如买一些游戏版权,轻轻松松就能赚得盆满钵满。但他觉得,每天跟钱过日子太没意思了。

宣布要做机器人的时候,很多从业者对他说:“傅盛,你做机器人是不是异想天开?你只做过互联网软件,没有做过硬件,你又不是人工智能博士出身,凭什么你能做机器人?”

对金星来说,观察女性的面部是常态,每一张不完美的脸都是他的潜在用户。他看准了目标客户的商业价值,但他更想改变大部分人群对整形的看法,想让这个行业变得理直气壮——他觉得每个对自己不满意的人,都应该有改变自己的机会。

在对自然美的推崇与整容的伦理问题之间,一直有深深的对立。在对立中求生的金星,还在面临着一部分创业者的终极命题:如何领航一个不成熟的行业,又能在前行的同时避开暗礁?

在医美整形这个每一步发展都带着质疑的行业里,金星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。

出生于河南安阳农村的安传东(草根创业者安传东饰演),在高三的暑假埋下了创业的种子。那年夏天,他曾跟随做泥瓦匠的父亲到北京,顶着烈日在天坛搬砖砌墙。干完之后,老板企图赖账。大家手拉手上天台要跳楼,这才维权成功。他第一次认识到现实的残酷,心里想着,我以后一定要留在北京,在这个城市出人头地。

那一年,他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,但哲学显然实现不了安传东命运的翻盘。毕业后,他没有像绝大多数大学生那样找个单位或者公司工作,而是继续创业。他没有经验也没有人脉,在一个孵化器睡了九个月的会议桌,才拉到了第一笔钱。安传东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,最苦的时候自己连4毛钱公交车费都拿不出来,为了不拖欠公司员工的工资,他靠写文案挣外快。

徐小平(真格基金徐小平饰演)评价这些创业者时说道,“无论是一无所有的创业者,还是屡战屡败的创业者,又或是春风得意要什么有什么的创业者,每个人的眼睛里都有着一种火焰。从他们的眼睛里,我看到的是同样的光芒。”

正是因为这些创业者不甘现状,所以他们纵身跃出舒适区,打破旧有常规,推动社会前进,并先于所有人迎接未来。这些创业者改造着一个个产业,也改变着中国。

Made in China正在变成Created in China,中国的创业者也从跟随者变成了引领者。张颖(经纬中国张颖饰演)说,“如果中国跟美国两边各出100个最顶尖的创业者同台竞技,中国创业者会把美国创业者杀得片甲不留。因为中国的创业者更加全面,更加拼命,更加渴望,更加聪明,对目标的实现也更孤注一掷。”

来到豆瓣,看到很多人的评价,果然小布尔乔亚们还是这个德行,不屑一顾,嗤之以鼻,小资产阶级精英气息扑面而来!

看到老罗就不满了,还有戴威这小子,骗老子押金什么时候还?papi酱这网红还有脸当成创业者的标杆?安传东这也叫创业?泥腿子不好好回家种地,北京是你来的地方吗?还有马薇薇那厮,一张刻薄脸,没有马东他能成?看看,小布尔乔亚们总能站在制高点,一边给人做牛马,一边喷发着优越感!

满满的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气质,骨子里嫌贫爱富,一边把成功者捧上天,一边又把这些失败者踩到泥土里,呦西,这就是小布尔乔亚吧!

一个中国合伙人能把你们感动死,一个雷布斯能让你们吹上天,更不要说什么老马(马云)爸爸,小马(马化腾)叔叔了,遑论国外的乔布斯,贝索斯,比尔盖茨,还有最近风光无限的第三马(马斯克)了!

归根结底,小布尔乔亚们都是以成败论英雄的,毕竟成了会所嫩模,败了什么地干活!

我常在想,老罗做错了什么,让这么多人恨他?太高调了,一个人脑子活,口才好,还正在创业,你他妈还这么高调,你让我们这些小布尔乔亚怎么活?好歹你成功了我们捧你,你怎么可以自己捧自己,以后该怎么当水军,砸饭碗吗?在手机上,某为的爱国手机,某米的黑科技手机也强不了多少吧!至于老罗的精日,一个人如果不是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,粉哪个国家无权干涉吧,这也算卖国?精日有错,那精苏呢?某个群体当年可是精神美国人哦,看看四十年代的新华日报哦!五十年代又精苏,七八十年代又精日加精美,也没见小布尔乔亚们放个屁啊!典型的欺软怕硬,这也是你们骨子里的吧!

至于戴威,押金的确是问题,这没得说,不过我想大部分喷他的人恰恰不是押金问题!你丫太独断转行了,不卖给滴滴,不愿跟摩拜合并,你看看,我早就说你不行了,现在果然不行了吧,你这是诈骗!看我网络专业键盘手料事如神,早就料到了!一个企业该怎么走,创始人自然有话语权,失败了也是自己负责到底,轮到你这妖孽说三道四?还有,你们吹上天的,套现18亿走人,抛弃了大多数同龄人的摩拜也是一直亏损的哦,只是美团在输血而已!把一家不赚钱的企业高价卖给别人,不是诈骗吗?还卖了18亿!小布尔乔亚们会说毕竟自己赚钱走人了,就是创业成功了!呵呵,骗一万人18亿跟骗一百人18亿有区别吗?戴威是前者的话,胡炜炜就是后者!

安传东,电影对他的笔墨较多,可能是想让我们多关注一些草根创业者,显然小布尔乔亚们们不领情的!其实大多数创业者都是草根出身,他们没有背景,没有过硬的关系,没人给他们站台,连创始资金都没有,甚至没有成熟的方案,只能靠一腔热血。他们的目的也很单纯,就是想靠自己来改变因出身的差异而带来的不公平。如果他成功了,就成了咸鱼翻身的典型,如果失败了,就成了隔壁翟秃子嘲笑的典型,“看看,读书有什么用,不还是没钱,没本事就别瞎折腾,哈呸(吐痰声)”,就像小布尔乔亚们一样。这样看来,小布尔乔亚们也和村里的翟秃子没什么区别,不过进城了而已,不过收入高了而已!

老马如果当年死在了成功的前夜,会怎么样?会成为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传销大师吧!当然,你们有些小布尔乔亚们也就没法一天24小时把阿里的工牌挂在胸前装逼了,哈哈!

罗永浩有句话说的很对,泥腿子改变命运的冲动不是那帮守业的富五代能比的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,你不扶别人一把可以,当别人跌跌撞撞走路的时候至少可以不嘲笑吧!显然,小布尔乔亚们是做不到这一点的,他们一边被压迫剥削,一边喜欢高谈阔论,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,粪土失败的万户侯!多爽!

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、ofo创始人戴威、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、papitube创始人papi、猎豹移动创始人傅盛、草根创业者安传东、新氧科技创始人金星、米果文化创始人马薇薇、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、以及陌陌科技创始人唐岩、拉勾网创始人许单单、51信用卡创始人孙海涛、皇包车创始人孟雷和潘飞。

他们,是这个时代想要改变命运的年轻人的缩影。

看完《燃点》,被实实在在的感动了。

要用一个词来传递这份感受,那就是“真实”。

创业,是一种状态,虽然不是人生必须的选择,但人生在世,总有一些必须的选择,比如活着。

要活着,就得努力,就得面对各种困难,就得工作养活自己,就得经营家庭,承担责任,就得做好自己的职业……对创业者而言,这样的“必须”更多了一些,因为梦想更大了一些,要承担的责任更多了一些。于是,这种状态也就更丰富了一些,起落波折也就更多了一些,真实便是这样。

可能是因为这一段岁月的经历,在对其中的各种状态有了切身体会之后,才更明白其中的感觉——确实,有过真实体会的人,更多了些钝感,不会随意的去评价和嘲讽,因为真实就在哪儿,要么用行动去改变它,要么实实在在的接纳它。创业者,往往会选择前一种方式,即便被撞得灰头土脸,但这样子,确实有着打动人心的能量。

而真实,确实也就在这样的碰撞中,有了实实在在的改变。

《燃点》不以成败论英雄,

每一个走上创业这条不归路的人都值得尊敬,

因为他们其实是社会前进的动力。